記憶中的苦螺味

#食的故事 #記憶之味 #海鮮 #苦螺


作者:姜澤廣


老實說,身為一個馬祖人,卻無法吃魚肉,的確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;在舉目皆海的馬祖,濕鹹海水早已滲入每一個馬祖人的血液中,豐富的海產早已深深繞印在心頭,我想應該沒有一位馬祖人可以真的拒絕大海。


當然我也並不是完全不吃海鮮,正確來說我只有不吃魚,凡舉那些螺蚌章魚魷魚等等的,我可是照單全收,尤其是苦螺,更是我的鍾愛,苦中帶鹹而且又略有嚼勁,長久吃螺下來我甚至可以儘憑口感,就可以知道這苦螺新不新鮮;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在一人在外,半夜睡不著卻突然好想吃苦螺,那個瞬間我覺得我離我的家好遠,整個委屈的感覺都湧了上了,現在想想又覺得蠻蠢的,原來對我來說馬祖就是苦螺的味道。


我想我那麼愛吃螺,都是因為受到我的曾祖母的影響,曾祖母以前跟大多數的馬祖人一樣,以苦鹹的大海撐起家庭;因此在我小時候的印象中,每次吃飯時曾祖母總愛吃醃製的苦螺;那時候的爺爺官途正順,餐桌上的總少不了大魚大肉,愛面子的爺爺總是要求每天都要五菜一湯而且一定要有肉,加上那時候爺爺喜歡吃獅子頭、爸爸又喜歡吃糖醋排骨,因此這些功夫菜時常在出現在餐桌上,小時候我以為大家家裡都是這樣,根本不以為意,我想很多挑食的毛病也是在那時候養成的;後來在多年以後,我才知道原來每天三餐都有五菜一湯含肉,在各種意義上都是相當不容易的一件事;因此在那時候愛吃螺的曾祖母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吃著一小碗苦螺,不知道是因為喜歡吃,又或著只是放不下那段艱苦的打漁歲月,那時不懂事的我老是在偷吃,雖然那個鹹腥的味道對那時候的我實在沒辦法接受,不過小時候的我覺得那應該就是「大人的味道」吧。


隨著曾祖母的離開、長輩們長居台灣、這些年來的飲食習慣逐漸的改變,在很多不知不覺當中許多東西正在逐漸消逝,但是這個味道就一直留在記憶當中,每當我再次常到這鹹腥的苦螺,總會讓我想起我的曾祖母。

18 次瀏覽
© Matsufood 2018  |  本網站由連江縣政府文化處負責維護管理

參考資料     |    馬祖好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