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碗銷魂的老酒麵線

#食的故事


作者: 陳天順與夏淑華


所謂的好朋友,必須經過時間的熟成與事件的考驗,才能從彼此的互動中看出對方真正的人品。隨著生命的年輪,身邊真正可信賴的好朋友至少都相交10年以上。我們沒有利害關係,只有相知相惜;絕不惡言相向,只有相濡以沫,你不用擔心他們晴時多雲偶陣雨,或者發神經哪一天出賣你,那種相處起來的舒服自在與安心感,就像馬祖的老酒麵線,寒冬一碗熱呼呼吃下肚,感到溫暖又滿足。

上月中隨先生雷盟弟回到故鄉北竿,好友陳棋俤親手煮的那碗老酒麵線,銷魂的滋味至今難忘。他是北竿橋仔村《海龍客棧》的幫主,年輕時是陸軍的海龍蛙兵,水性極好,每天早上到海裡現撈各種貝類、親手釣魚,再加上一手好廚藝,因此餐廳開張以來饕客絡繹不絕(只接受訂位)。餐廳位在村莊的絕佳景點,將著名的北竿橋仔落日盡收眼底。

說到我的這位好友(雷盟弟親戚)那一碗老酒麵線,光是那顆煎得老老、酒香四溢的荷包蛋就令人垂涎三尺。馬祖老酒是紅麴釀的,因此有一股特別的香氣,將之催逼入味,讓整顆荷包蛋浸潤在老酒的高溫之中,一次又一次地融化。老闆這碗還沒端到眼前來,深吸一口氣的鼻子早已迫不急待告訴你。

馬祖老酒就像台灣家常的米酒,一般家庭都會自釀,除了做菜、小酌,也用於產婦坐月子進補。記得當年我懷孕時,公公就預先為我釀製一大醰馬祖老酒,讓雷盟弟為我煮老酒麵線產後補身。不禁想起我父親在世時也會自己做酒釀,放在二樓的房間角落,滿滿一大缸。於是,夏天到台北萬華的華西街喝蛇湯,冬天吃父親做的酒釀,坐月子吃公公釀的老酒,成了記憶裡最難忘的味道。

喜歡簡單的事、單純的人、有溫度的心、有感情的食物,每當季節再來,總會想起海的那一邊,有親愛的大雄和蓮妹夫婦,還有外表粗獷、內心溫柔體貼的陳棋俤,以及一幫畫家文青好友,馬祖因為有你們,讓我覺得自己是好幸福的人。


北竿橋仔落日



轉載自馬祖資訊網

© Matsufood 2018  |  本網站由連江縣政府文化處負責維護管理

參考資料     |    馬祖好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