喝碗涼茶吧

#食的故事#食韻文化#記憶之味#可食植物#白花金鳳花#金銀花#車前草#桑樹#薺菜


作者:游桂香


民國五十五年七月某一天,馬祖的一個小村莊的夏日場景······


「突!突!突!」伴隨著沈悶的木棍敲擊鍋蓋的聲音之後,是承燦伯低沈沙啞的聲音︰「歹銅歹鐵掏來賣喔!歹銅歹鐵掏來賣喔!」巷子裡有幾家小孩開始騷動,把他們四處撿來屯積多時的鐵罐、破鍋……搬到大榕樹下要讓承燦伯來秤重,換個三五塊錢買橘糖吃。


在自家矮牆邊的陰影下縫衣服的青檀妹依婆,摘下老花眼鏡說︰「承燦啊!六月大夏這麼熱的天,這樣迫晝(正中午)你還出來收歹銅歹鐵?好子伓趁六月錢啊(聰明的人不會在大熱天的出來賺錢的)!」


放下擔子的承燦伯倚著石牆笑著回答說︰「閒閒著,沒事情就出來走走哪。」


「快進來!快進來!啜一碗涼茶,薺薺菜燒的,今天有放一點磚冰(冰糖),好食的很。」一邊說著話、一邊端來一碗薺薺菜涼茶。正被毒辣的太陽曬得口渴的承燦伯,仰著頭咕嚕咕嚕地一口喝光,一抺嘴角說︰「好食,好食,我還記得前幾天喝的是黃麥時草(車前草)燒的涼茶,沒這好喝。」可不是,青檀妹依婆家的矮牆上一笸籮、一笸籮曬著都是各種涼茶,有薺薺菜、黃麥時草、蠶仔樹(桑葉)、金銀花、枸米(枸杞)、白金鳳,還有其他各種叫得出、叫不出名字的草,這些都是她為人治病用的藥材。


五、六十年前,馬祖居民的生活條件普遍物資缺乏、更無醫藥可言,但人們憑著許多傳統的青草知識,用以保健、養生兼治病,其中最為普遍的是「涼茶」,許多家庭至今仍奉行不違,常用有以下幾種︰


一、薺菜

十字花科薺菜屬(Capsella bursa-pastoris),一、二年生草本植物,在馬祖是以野生狀態分布在田野和園圃。幼苗時,根出葉輻射狀的平鋪地面,有羽狀深裂,此時採集可當作蔬菜來食用,但馬祖人一般不採幼苖,而是等到大約在春末時節,它開出白色細小的花,並結出呈倒三角形的扁平短角果時整株採來曬乾保存,以備全年之用。平日裡可以用來燒水,加一些冰糖以去除臭青(草腥)味。有的居民還會寄給台灣的親朋好友,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。


《本草綱目》記載薺菜「明目,益胃」,馬祖人相信它有明目、利尿、和脾、冰肝、退火等功效,因其有「涼性」功能,發燒時大量喝它可以退燒,但孕婦或哺乳中的婦女不可使用,因為太涼會導致腹瀉,也會透過乳汁讓嬰兒吃到而致腹瀉,但據現代科學研究薺菜的成份分析及動物實驗,確實有某些副作用,只是並不是因為「太涼」,可見傳統知識並未脫離科學範疇,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而已。


薺菜除了作為涼茶之外,還是一種「瑞草」,具有歲時民俗上的意義,每年農曆三月初三,馬祖人會在薺菜的莖上用紅紙束一圈,將它釘在左右門框上,以祈求平安祥瑞,這和明朝開國馬皇后的傳說有關,所以又被稱為「懿旨菜」。

南竿鄉復興村民家所曬的薺薺菜

莒光鄉西莒田沃村民家所曬的薺薺菜


二、桑樹

南竿鄉馬祖村居民曬蠶仔樹葉

馬祖話不叫「桑樹」而稱「蠶仔樹」,這比桑樹這名字更貼近事實。我國是世界上種桑養蠶最早的國家,也是中華民族對人類文明的偉大貢獻之一,自古以來栽桑養蠶都是重要的農業項目,縱然養蠶取絲已從傳統農業進入到工業,但桑葉仍是其中最重要的環節。桑樹全株可用,醫藥落後時期的馬祖人把它發揮到極致,除了桑葉,桑枝、桑皮、桑根,都可以曬乾備用,桑椹採來泡酒。


桑科桑屬(Moraceae Morus)多年生木本、雌雄異株植物,馬祖所見桑樹絕大多數為自生自長於山頭野地,早年於冬季落葉,近年氣候暖化,已不落葉,只是冬季葉片不如春夏茂盛。氣候進入春末初夏時,桑樹嫩綠得彷彿出油,在陽光下閃閃發亮,人們會在清晨涼爽時砍下枝條,或是掘出它的根、剝下樹皮,分別洗淨之後放在陽光下曝曬後保存,以供全年之用。乾燥桑葉也被當作涼茶使用,早晨人們燒好一壺帶到田裡工作,下午再燒一壺帶去工作,因為桑葉性急,過了半天就會餿掉,在沒有冰箱的時代,通常是上午、下午各燒一壺來飲用。

北竿鄉嵣岐村居民曬桑枝、桑皮

《本草綱目》中,桑樹無論單方或與其他藥材配伍,甚至桑枝燒成的灰,幾乎能治百病,馬祖人雖然也將桑樹各部位分開取用,但使用方式是直接又單純的燒開水,很符合綱目所載「汁煎代茗,能止消渴,明目長髮」這一部份,桑枝、桑根、桑白皮多了治療「勃風」(風濕、關節炎之類的病症),桑根常與老母雞一起燉湯治療筋骨酸痛等症。是不是很符合台灣俗語所說的「幼齒顧目睭,粗椏顧筋骨」呀?

桑葉涼茶湯

三、黃麥時草(車前草)

南竿鄉清水村田邊草叢裡的車前草

馬祖人稱車前草為「黃麥時草」,因為和「麥䓤」一樣,都是在四月間麥子成熟變黃時長出來的,尤其割完麥子的田裡常一叢叢地長出青綠色葉片;台灣則有人稱其為「飯匙草」取其葉片像飯匙狀。早前有人為它的馬祖話能用什麼字寫出傷透腦筋,有用其發音認為應該寫成「黃蜱(青蛙)的草」,認為青蛙躲在其下面得名。我也費了許多時間做田野調查,很慶幸學過「人類學」,知道人類對萬事萬物的命名,一定有其內在的邏輯,讓我常能在田野工作中豁然開朗,而獲得正確知識。


醫書中多用其種子「車前子」入藥,但馬祖人們在春季採收已結出白色的狀花序採集整株、洗淨曬乾,用時全草放入水中煮沸,可放些冰糖以矯正其臭青味(草腥味),它燒的水也是做涼茶用。若有人舌苔厚黃、口臭、火氣大、食欲差或尿液色深,這時可用黃麥時草燒開水喝,即便自家沒有,也能從左鄰或右舍取得一把。

車前草乾 ( 圖片來源 https://kknews.cc/health/p5pnz3z.html)


四、金銀花

南竿鄉清水村籬上的金銀花

忍冬科(Lonicera japon ica Thunb.)植物,其花初開時為白色,後轉為金黃色,因此得名金銀花。明朝張介賓《本草正》載金銀花:「善於化毒,故治癰疽、腫毒、瘡癬、楊梅、風濕諸毒,誠為要藥。」;《本草綱目》:「忍冬,莖葉同花,功用皆同。」中醫認為金銀花花蕾性寒、味甘,具有清熱解毒、涼血、通經活絡、收斂的作用,能宣散風熱,還善清解血毒,用於各種熱性病,如發燒、發疹、發斑、熱毒瘡癰、咽喉腫痛等症狀。小時候見過弟弟出麻疹發燒時,祖母就在自家田邊摘了許多金銀花煮水給他喝,而扁桃腺經常發炎的我,從小常喝金銀花涼茶,讓症狀緩解。SARS期間,它還大大的出了風頭,可見它是很不一般的涼茶。


馬祖人常在金銀花盛開時,連枝葉一起剪下,再把枝葉和花分開來曬,枝葉用來燒水當涼茶喝,花則用來泡茶,或是花和枝葉混合曬乾,以供全年之用。金銀花是所有涼茶中最為清香可口的一種涼茶。


南竿鄉清水村曝曬中的枝葉及花

五、白花金鳳花

南竿清水村農田裡的白金鳳花

鳳仙花科鳳仙花屬(Impatiens wilsonii)的直立草本植物,在馬祖早期常使用,但近年來懂得使用它的人已不多。它樸素無華的外表,早年是很受器重的植物,因為蛇怕它,人們在家屋四周種上一圈可防蛇入侵。此外夏日裡工作的人們容易中暑和乏力,用它燒一鍋當茶來喝,除了清涼、止渴、去暑,還能恢復體力,所以它又被當作「回力草」來用。

南竿仁愛村居民曬白金鳳花




















#食的故事#記憶之味#可食植物#薺菜#桑樹#車前草#金銀花#白花金鳳花

6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